关键字:  
首页 >> 悦读阅读 >> 美文美图
2018年05月07日 

简媜


duzh20181021-1-l


有一条鱼跟青春有关,时常浮现在我的眼前。

我极爱吃鱼,不挑剔地吃,近乎无品味无原则。实不相瞒,这癖好影响我对两件事的看法,一是决定死后海葬,绝不留半撮骨灰给后代,以报答鱼类养育之恩;二是,我很想建议水族馆在入口处发放筷子、小刀及一碟芥末,做什么?当你看到新鲜肥美的鱼群在眼前游来游去,除了想到生鱼片还能想到什么?这种念头很可耻,我忏悔,但我改不掉。

那条鱼出现在我少女时期某个夏日的黄昏,当时我正参加中学童子军课程——野炊。五六人一组,男女都有,开菜单、携带炊具、分配工作。我们在操场边埋锅做饭,炊烟四起,语声喧哗,在嬉笑、追逐中,女生呵斥男生:“讨厌!还不去提水!”男生顶嘴:“管我,你是我阿母吗?”四周起哄:“是牵手啦!”于是出现女生持铲追打一干男生的“中学生两性关系”经典画面。麻雀在电线上喳喳叫,晚蝉来早了,随风鸣唱。这一刻多么美好,美得无忧无虑,连郁郁寡欢的我也暗暗陶醉了。

学校为了让学生尽兴,设了比赛,几位老师依次到各组观看炊煮成果,再评分决胜负。大部分老师都客气地浅尝菜肴,加以赞赏、鼓舞,提振士气。我们这组,有个善厨的女同学煎了一条肥硕的吴郭鱼——在二十多年前穷乡下的学生活动中出现这道菜,等同于今日的一砂锅鱼翅。鱼煎得完好,赤黄酥脆,泛着薄薄的油光,在晚风中、蝉鸣里,这一尾仿若披着龙袍的鱼酣眠着,等着犒赏我们这群善良、纯洁,却清寒的孩子。

老师们赞赏过这条鱼,在评分单上偷偷写下数字后走了,只有一位男老师踅回来。这位男老师约四十岁,单身,赁居在外,体形稍胖,走路慢慢的,说话慢慢的,微笑淡淡的,然而出乎意料,他吃鱼的速度很快。

他吃掉单面三分之二的鱼肉。我看到盘中吴郭鱼露出鱼刺,听到梦碎的声音。抬头,看见他的背影,长裤口袋中插着一双筷子,正慢悠悠地朝校门走去。

我这个外表温和,内心却暴烈、非爱即恨的中学女生,瞪着他的背影暗骂:“你何不带着筷子去跳海,吃个够!”我的良心立刻谴责自己不应如此无礼,遂隐入树林间遮掩眼角的泪光。

操场上响起那首熟悉的歌:“夜风轻悄悄地吹过原野,营火在暮色中跳跃,你和我手拉手婆娑起舞,跳一跳转个圈真快乐。”夜色果真降临,紧紧拥抱着无望的少女,苦闷的青春。


来源:《微晕的树林》  简媜 著  文化艺术出版社  2009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