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首页 >> 经验交流 >> 域外
美国:数字出版作者更易满足
2015年02月26日 

在对过去一年的《数字图书世界》和《作家文摘》的作者调查中,我们发现不同类型的作者(传统图书作者与数字出版作者)对作品销量、市场和收入的满意度是不同的。将作者面临的风险和获得的收益标准化后,我们很容易推测到,许多数字出版作者与传统出版作者相比,应对市场挑战的前景更为乐观一些。

作者被要求根据他们最新出版的书涉及的各种因素综合评价,评价分为五个等级:1.“非常不满意”;2.“不满意”;3.“既满意也不满意”;4.“满意”;5.“非常满意”。这些分数会以一定的方式得到一个分值,其中得分4或更高的出版经历才是令人满意的。调查发现,数字出版作者获得的满意度是最高的。比如数字出版的作者,有可能在收入为1000-2999美元时就会满足,而通过宣传出版的传统出版作者只有在收入达到3000-4999美元时才会感到满意。

为何会这样?

数字出版作者风险更小

这一现象显示我们样本中的很多作者的预期与风险分配和收益分布是密切相关的。在风险方面,许多数字出版的作者似乎并没有对他们出版的书籍进行实质性的投资,所以只需承担很小的风险,这些作者即使赚一点点钱也会很满意。

从收益方面来看,传统出版的作者不需要承担销量和未来发展的风险,还希望他们的出版商能给他们带来尽可能多的收益。但是由调查数据来看,他们对出版商要带给他们高收益的期望是有些不合理的。在放弃对未来收益的控制权之后,他们既没有收到投资,也没有得到他们所期望的出版商所带来的收益,这些作者开始感到沮丧和失望。这些感觉可能在出版商根据他们的书本销量情况决定未来是否再联系后会进一步加剧,出版商的承诺只有在先前风险变为收益之后才会实现。

去年的调查有着类似的结果,一些评论家批评这一结果,他们担心我们的样本会忽略一大批高收入的数字出版作者,为解决这一问题,在今年的样本招募时,我们拼尽全力召集这一类参与者。虽然一个像这样的自愿调查也许不能反映整体作者的情况,但是我们还是成功地增加了这一类高收入作者的数量。

尽管如此,我们仍然发现整体作者的收入和销售业绩与前几年是类似的,即在我们样本中的大部分数字出版作者并未赚取可观的收入,但他们的满足感远远大于传统出版作者。

有什么好处?

满足感易带来高质量作品

今年图书市场的拮据现实很可能创造一个对明智的作者和出版商都有利的挑战。现在还不到悲观的时候,相信这些改变可能会给作者带来更多的满足感。

当作者的期望能够切合实际的时候,他们才会倾向于回想:我们一开始为什么写作,并且保持这种写作的热情于以后的写作生涯中。从商业角度来看,将风险和收益考虑进来,将更有利于我们做决策。

数字出版使得作者对自己的投资决策拥有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控制权。以我的出版经验看来,这个发展方向是乐观的。这个时代急需数字出版的作者:较低的投资使得作者不过分为销量而写书,真正地写出自己的兴趣所在,写自己最想写的东西。最终,赢得自己的成功,而不用受限于那些销量数字和销售额。

这种标准化的风险和收益可以帮助作者和出版商了解到为什么不是所有的出版成果都是一样的。传统的、预付款的出版商仍然在给一小批作者以物质好处,但是,目前并没有明确的论证可以说明哪一类出版商更好,尤其是销量和作者的满意度是如此多变。

希望本文可以使作者和出版商从同一个角度去琢磨应该怎么优化出版——使作者充分意识到他们可能面临的风险和获得的收入,然后再作决策;而出版商能够在多变的未来,增加他们兑现承诺和满足作者的需求的可信度。


摘编自美国《数字图书世界》 编译:萧倩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报  发布时间:2015年2月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