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首页 >> 经验交流 >> 域外
馆社合作可以做的事很多
2016年03月16日 


观点持有人:

布莱恩·肯尼迪 (纽约白原公共图书馆负责人、《出版商周刊》特约编辑)

核心观点:

图书馆应该重拾知识殿堂的角色,为阅读这项改变人生的活动保驾护航。


长期以来,出版商和图书馆之间的关系非常僵持,一些艰难度日的出版商依然不愿授权图书馆上架其电子书。虽然这种僵局在短期内不可能彻底改变,但至少从以下三个方面可以让二者的关系得到改善。

出版商收费模式遭质疑

2012年合并之前,企鹅出版社和兰登书屋有着不同的图书馆电子书经营模式,前者以常规价格将电子书版权出售给图书馆,使用期限为一年;后者则以高价提供永久的版权使用权。二者合并后,图书馆开始猜测哪种电子书模式会得以保留,无疑兰登书屋的模式更胜一筹。时至今日,企鹅兰登书屋的每部电子书永久版权售价高达65美元(约合人民币423.5元),其中不乏丹尼尔·斯蒂尔的《蓝色》和保罗·卡兰尼迪的《当呼吸变成空气》等畅销书。

这种行为堪称霸道。企鹅兰登书屋所出版的图书经常占据各种畅销书榜单的半壁江山,这让图书馆陷入两难的境地。如果图书馆从企鹅兰登书屋购买足量的图书以满足读者需求,向其他出版商购买图书的资金就会减少,进而影响馆藏图书的多样性。如果削减购买企鹅兰登书屋图书的数量和种类,又担心无法满足读者的需求。

作为图书馆的经营者,我承认自己有些偏见,但想法并不天真。进入图书馆工作前,我曾在杂志出版领域工作了10年之久。我深知好的信息不会免费,如果价格合理,我自然不会错过获得优质内容的机会。我希望出版商可以繁荣发展,但企鹅兰登书屋的模式在自己发展的同时,却挫伤了图书馆、作家和读者。关于电子书版权,我们需要更多的灵活性。

管理员能留住图书馆本性

在众多行业会议中,主旨演讲人经常提到公共图书馆应该成为社区的中心、创新的典范和知识的缔造者。虽然图书馆一直都在以不同的方式扮演这些角色,但绝大多数公众对图书馆的印象依然只有图书。

如今的图书馆似乎忽略了一个重要问题——阅读是一项创造性的活动,这一点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读者与文本内容进行交融,其实是读者的自身经历与书中所叙述的内容进行互动,并创造出全新的感悟。正所谓“一千个读者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同一本书不同的读者来读都会有各自的见解,这才是阅读的收获之所在。

所以图书馆应该重拾知识殿堂的角色,为阅读这项改变人生的活动保驾护航。如果我们不这样做,恐怕要被别人取而代之。

联手打造“课堂式图书馆”

如今的出版商开始更多地关注教育市场。教师数量要远多于图书馆工作人员,而且很多教师有专项资金为班级购置图书。但是,要开办“课堂式图书馆”并非教师能力所及。

“课堂式图书馆”的构想早已被出版商提出,不过最近才逐渐升温。该图书馆主要为缺乏校园图书馆的地区而设计,出版商愿意为此出力。但是仅凭出版商单方的力量还不够,毕竟图书馆从业者对图书馆的模式最为了解,他们要考量很多事项,包括读者阅读水平、阅读形式和读者需求等。

让更多孩子读到更多图书是我们共同的追求。在教室设一个图书角并不能算作“课堂式图书馆”,我们要做的是为孩子们提供一个更专业、更全面的阅读空间。

(译自美国《出版商周刊》)


作者:金得利 编译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发布时间:2016年3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