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首页 >> 悦读阅读 >> 书摘
《费马最终定理》:阿基米德的墓碑
2017年11月01日 

[日]日冲樱皮


费马最终定理

《费马最终定理》  [日]日冲樱皮 著  百花洲文艺出版社  2017.9


我叫河西胜仁,27岁。现在我在涩谷的书店工作。虽没被录取为正式员工,但好歹成了能“自由打工”的合同工。不过,只靠这份工作无法维持生活,因此,我只好每周在居酒屋做两三天的兼职。家对我来说只是个用来睡觉的地方,但目前的生活给予了我很大的满足感。

太阳还未下山。我拿出一本从工作的店里买来的书,读完后,掩卷沉思片刻,然后便渐渐进梦乡。从孩童时期起就一直如此,每一次读完书后的梦境一定会与那本书有着某种关联。

“我发现了!我发现了!”

“啊!阿基米德先生,危险!”

我使劲喊着,但阿基米德仿佛没听见一般。

“啊!喂!别踩沙子!快停下!别来这边!我说了,快停下!你这小子,还不停下!”

“吵死了,你这臭老头!”

“嚓——”

“啊啊啊——”

阿基米德,被杀害了。

在公元前一个烈日炎炎的下午,得知罗马军队已攻入城内的消息,锡拉库萨的市民们纷纷四处逃窜。只有阿基米德在沙子上痴迷地写着数学公式。在纷扬的尘土中,不为所动,甚至完全没有察觉到有人在靠近。

“士兵先生,怎么可以这样?请把阿基米德先生还给我们!不然,科学要如何继续发展呢?”

我很想揪住他的衣襟,但因体格差距而不得不放弃这个念头,只能用力抓起一把沙子反抗似地掷在士兵的脚下。士兵不解地说道:

“不就是个老头子吗?”

“一个普通的老头子能做出这些?”

“他刚才在做些什么?”

“他正在解数学难题。而且,说不定,一个伟大的发现正悄然来临呢。”

士兵的神情突然变得僵硬,战战兢兢地用一副试探的神情向我问道:“难不成那个老头的名字是……阿基米德?”

“是的,他就是阿基米德先生,我刚才不是一直在说嘛!”

“完了,要被将军骂了!”

我向脸色发青的士兵一个劲儿地说道:“真是罪恶至极!就是因为你,希腊的科学时代要结束了。不,不止希腊呢,这可是世纪的大损失!”

“糟了,之前被严厉地吩咐过,绝不能杀害阿基米德。那个,有没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呢?”

士兵先生高大的身躯颤抖着,十分惶恐的样子,于是我拜托他帮忙一起为阿基米德建座坟墓。实际上,阿基米德十分满意自己关于“圆柱内的内切球与圆柱的体积之比是2:3”的发现,甚至到了想要将它刻在自己墓碑上的地步。

“明白了,如果可以的话我来做吧。”

于是,我和士兵先生为了实现阿基米德的心愿,决定将这个发现刻在墓碑上。

“画圆柱倒是没问题,但要画正圆形就有点……”

“21世纪倒是有圆规这种便利的东西呢。”

“圆?很不错啊。”

恢复冷静的士兵先生竟然是个幽默的人。

“不对,是圆规!”

“那是什么东西?”

“一种以轴足为中心旋转的便利文具。”

“文具?是护具的一种吗?那用我的铠甲不行吗?”

“呃,您这是冷笑话吧!或者,有绳和棒子就行,您帮我找找,可以吗?”

“明白!”

士兵先生好像对科学也很感兴趣似的,为了正确地画出柱体和圆形想方设法地帮忙搜集所需的工具。我们一边做墓碑,一边饶有兴致地谈论起数学。

“那个……小河先生,阿基米德先生是怎样发现‘圆柱内切球与圆柱的体积之比是2:3’的?”

“听说是洗澡时得到了灵感。”

“洗澡?”

“是的。在进入盛满水的浴缸时,水会溢出来,对吧?那么将自己整个浸泡在浴缸里时,溢出来的水不就和自己的体积一样了嘛。”

士兵先生停下手上的动作睁大了眼睛,抬起头点了点。

“原来如此,向装满水的圆柱内放入球,然后将溢出前后的水量相减得出球的体积。太厉害了!”

“其实这样的方法是不太准确的,不过正确的算法是在这一提示下计算出来的结论。还有,士兵先生,不要说‘球’,请说球体。”

虽说被称作“数学”的学问起源于古希腊,但在比阿基米德和欧几里得的发现更早的300年前,已经存在着各种各样的发现。比如,泰勒斯通过测量日影的长度求出了金字塔的高度,毕达哥拉斯发现直角三角形斜边长的平方等于其另外两边长平方之和,类似“勾股定理”之类的发现早已众所周知。

但是,那个时代数学的用途仅限于算术和测量,被重视的是“实用性”,而不是追求根源的理论性知识。直到欧几里得和阿基米德的时代,人们才开始探究理论的意义,为先人们遗留下的发现建构理论框架,数学的知识也在不断积累。

“古希腊更早之前是什么样的呢?”

“古巴比伦和古埃及时代,那时候也有很多关于数学的伟大发现呢。”

“比如说呢?”

“使用分数的技巧,也很厉害的。”

想必是当时的生活中有很多东西需要和大家一起分享,这时候能派上用场的实用性算数就逐渐发展起来了。

“原来如此,所以分数才发展得如此迅速。”

在现代社会,能用上分数的机会并不是很多。充其量也就是在算术和数学考试时使用已掌握的通分的方法。可以说,古希腊人掌握的分数的计算技巧,甚至超过了当代高中生和大学生。

“士兵先生,如果想要将7除以16该怎样算呢?”

“这个嘛……”

如果问21世纪的高中生,不,即使是在大学学习数学的人,恐怕大部分人会回答成7/16=0.4375吧。士兵先生也是一副茫然无解的样子。

“这个答案应该怎么解呢?”

“7个东西能分给16个人吗?”

士兵先生满脸困惑,不解地摇摇头。

古埃及人知道一个巧妙的计算方法。在计算时,将其分解成分子为1的分数后求和。如下所示:

7/16=1/4+1/8+1/16

据说就是像这样,为了分解各种各样的分数才产生了现代社会中类似九九乘法表的“分数表”。

太阳落在地平线上,从低处照射着阿基米德的墓碑,将影子拉长至我们的脚边。我一边看着灿烂的夕阳,一边稍作休息。士兵先生却不知不觉地在墓碑旁的沙子上开始计算起来。

“沙沙沙沙——”突然之间,比士兵先生还要高大严肃的巨人们冲到了我们身边。应该是士兵先生杀死阿基米德的事情传到了将军那里,所以派来许多手下。

没过一会儿,传来了巨大的声音。

“你这蠢货!”

“对、对不起,请原谅——啊——不——”

“嚓——”

“啊——士兵先生!”

是梦啊。

我透过窗帘看向晨光熹微的天空,应该是早上6点钟左右。手心湿答答的,像捏着一把汗。

“今天是早班来着吧?”

和公元前的“时差”好像还没有倒不过来,我在被窝里磨磨蹭蹭地想将手伸向枕边扣着的书时,闹钟响了。


来源: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视听阅读  发布时间:2017年11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