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首页 >> 悦读阅读 >> 书摘
《国家宝藏》:传奇 浮华如画落笔下
2018年05月18日 

  

  

  《国家宝藏》  于蕾 吕逸涛 主编  中信出版社  2018.4

  

  西汉文帝年间,长沙国丞相夫人辛追,人至暮年,丈夫、儿子先她离世,锦衣玉食难抵思亲之苦。近日,一位神秘故人频频来访,据说此人非比寻常,其歌能解凡人奔波离散苦,其画能通天地神灵永生路。故事从她们见面后,辛追倾诉的一场旧梦开始……

  辛追突梦逝去爱子利豨。这日见到画师,辛追满脸忧伤地问道:“终将您盼至,昨夜我儿入梦,神情惶恐,此为何?”

  画师稍做思忖便回答:“太夫人,此乃天机,本巫不可多言……”

  辛追转而神情凝重道:“数年前,他突然离去,入土匆忙,我请您画完便置于那棺椁之上,如今他……”

  辛追话未说完,画师坚定补充道:“定能安土,定可往生。太夫人放心,勿念。”

  听到这番话,辛追轻轻点头,神情稍微舒缓地说:“这么说,我多少心安。你是画师,更是通灵之人,所言必无误。”

  画师道:“公子恐是思念太夫人了,故而黯然。”

  辛追若有所思地对着远处细声道:“(我)何尝不想念他,还有他父亲,不过,该是快见面了。”

  辛追转向画师说道:“特再次请您,为我身后之画费心了。”

  画师点头回答:“应该的,太夫人。我已数次登门,并几易画稿,今日前来,是为太夫人之画已成。”

  听闻此,辛追频频点头,并露出了许久未见的宽慰笑容:“极佳,快,展开。”

  画师右手一挥,在辛追额前轻点,并说道:“本巫将带太夫人,一睹天国之风采。”而后指着T形帛画上方“天国”部分的图像,唱道:

  金乌低声诉 立在扶桑树

  随日出日落 朝朝暮暮

  蟾蜍伴玉兔 广寒宫里住

  月光倒影嫦娥的泪珠

  神灵烛龙在祥云间飞舞

  香火燃 祈心愿 静静祷祝

  唱到这里,辛追难言相思离愁之情,画师扶起夫人,继续唱道:

  孩子啊 别再害怕

  那里要比人间还辉煌

  孩子啊 去陪陪父亲吧

  终有一日 魂归去兮 重圆一家

  听罢,辛追像是对着远方的儿子诉说,又像是在问画师:“那里日月同辉,我儿定不会怕。对吗?”

  画师答道:“是的,他与它们同升同落,生生不息。”

  辛追道,“那便好。”继而说道,“此为祭祀之景吧?五彩与帷帐之下,我送走了君与儿,终有一天,我也将送自己上路。”

  画师一边轻叹,一边指引辛追观看帛画图像:“哎,太夫人,本巫有意将人间之象,画得热闹丰盛。”

  辛追没有跟随画师再看帛画,只是转头低声答:“如此甚好。”

  画师拍了拍辛追的左肩,像是给她鼓励,又像是点醒她,说道:“愿此景可宽慰在世之亲人。”继续指着帛画中“人间”的部分唱道:

  白珠落玉簪 曲裾罗袍长

  红颜只为夫君妆

  鼎中肉微烫 壶中酒醇香

  侍女相随 无言升帷帐

  长龙神豹 两两相誓守望

  青丝转眼白发 祭夜漫长

  唱到这里,辛追想起往日和丈夫恩爱的点滴,早年丧夫与丧子的悲恸。命运独留自己在人间,即便侍女围拥,始终难抵天人之隔的无尽苦楚,竟有些渴望见到家人。

  画师继续唱词,描绘一家昔日团圆的画面:

  离别伤 人世无常

  何必留恋世间多繁华

  惜欢宴 亲人依偎身旁

  曾有一天 笑语满堂 怎堪回想

  辛追突然明白了什么,略带哭声对画师说:“其实,(人间)即便再热闹,又如何呢?”

  画师点头:“是啊,活着的人怀念死去的人,实在煎熬。”

  辛追激动地说:“你笔下的黄泉,不过是今日我之处境。”

  画师握住辛追的手,说:“虽在人间半世繁华,却似地狱生不如死。”

  说到这里,画师将帛画“地狱”部分的图像用唱词唱给辛追:

  让白发人送黑发 入地狱又何妨

  只见到大禹之父 治水失败 落得遍体鳞伤

  脚下青鱼翻江 赤蛇狂舞

  如烈焰般纠缠身上 无处逃亡

  辛追再也无法控制自己,失声痛哭。画师唱道:

  魂飞扬 天上地下

  哪里找回温暖那故乡

  梦一场 浮生如画落笔下

  终有一日 魂归去兮 重圆一家

  辛追和画师共同望向远方,像是跟随帛画的指引,仿佛看到了与逝去亲人共团圆的场景。

  

来源:中国全民阅读网  发布时间:2018年5月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