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首页 >> 悦读阅读 >> 书摘
《空间简史》:认识空间,就是搭上进化快车
2018年11月22日 

  

  

  《空间简史》  [意]托马斯·马卡卡罗 克劳迪奥·M.达达里 著  四川文艺出版社  2019.1

  

  20世纪初,德国神经学家科尔比安·布罗德曼成功绘出了大脑皮层的功能分区图。他的后继者,特别是康斯坦丁·冯·艾克诺莫,着手将人脑与其他高级动物的大脑以及古生物学中所津津乐道的头骨化石作对比,试图对大脑中特定的行为和感知区域做出种系发生学(是指在地球历史进化过程中生物种系的发生和发展)归纳。这些科学家们研究了数千万年前猿人的大脑分区,研究对象主要是一副猿人的头骨模型。在坦桑尼亚,我们发现了这种猿人和他的幼崽在3600万年前留下的脚印,研究显示,他们已经可以直立行走。

  猿人既没有和鼠一样的嗅觉,也没有同猛禽和猫科动物一样的视觉,更不具备像候鸟和游鱼一样随地磁场的变化而迁徙的能力,因此能幸存的后代少之又少。由于缺少食物和逃跑路线,他们无法在生存空间内自由活动,只能发挥自身直立行走的优势,寻找活下去的办法。

  换句话说,人类开始将视线投向远方,此时我们便可以确定,他们已经具备了一项强大的意识,也就是将世界划分为可相互作用的三个维度的意识。这种意识为感知现实世界提供了规律。只有掌握对空间的控制权,才能不用抛弃家园逃跑,才能不成为他人的猎物。

  但是这些空间在哪儿呢?显然,当时的人们还并没有从大脑中抽离出“在哪儿”的概念。

  为了理解并非“此处”,而是“别处”的概念,需要一些清晰的地标,这些地标能满足人的基本生活需求,因此不会被遗忘,比如水源、水产丰富的池塘、布满果实的树丛、可以遮风挡雨的山洞等。这些基本的参照物,即可以被识别、被命名、被描述并且被保留的地点,就构成了最原始的地图。经过一步步的开拓,生存空间开始慢慢扩大,一些可用作参照的信息,用十分偶然和杂乱的方式被收集起来,使得计划之下的人类迁徙成为可能。

  旧石器时代晚期的智人(又称人类,是人属下的唯一现存物种)开始了对另一重空间的探索。如果说地面上的景象表现出的是可变性和不确定性,那么天上的景象所呈现的就是持续性、周期性和可参照性。人类栖息地的自然条件千变万化、危险重重,而天空看起来却十分安全。

  在了解天上和地下的过程中,所使用的观测方法是截然不同的。生活在撒哈拉的阿特拉斯山脉和澳大利亚中央山脉的居民似乎是最早清晰观察星体运动的人类,尽管这两群居民相距遥远,但所处的气候条件、生物形态和纬度却极为相似。其他的大多数人类,却很少有机会仰望清澈明朗的天空,他们生活在低地,昼夜轮转的周期随着季节变化,并不遵循天空带给我们的规律。

  人们观察天空,并对获得的结论加以推测和想象,如:满月时方便狩猎和迁徙;一天内太阳散发的热量会随时间发生变化;身处阳光直射后背而不是身前的位置时,最易于潜伏狩猎……这种仅以收集信息、方便生活为目的的观察还不能被叫作天文学观测。然而,星辰的起落却为我们提供了可以说明所处准确位置的恒量,也就是“在哪儿”的概念,进而又演化出了定位的概念,即人在特定区域内活动的方向意识,关于某一恒久不变的参照物为我们提供位置信息的意识。

  距今约8000年前,在亚洲的太平洋小岛、西伯利亚和乌拉尔以及欧洲和地中海,都相继出现了耸立的巨石阵。古人类学家们认为,巨石阵的存在,主要是为了在天和地之间建立一份象征性的联系,也就是人类活动的空间与永恒空间的联系。永恒空间对当时的人类来说尚不可知、不可控,却为人类提供着必不可少的生存条件,如光、热量、雨、雷电等。如果说天空是神的居所,那么对天空议题的讨论研究则成了对天神的冒犯。因此,在史前时期,对“空间”的探索是有所为而有所不为的。

  人类对天体的观察和祭拜并不仅限于太阳。还包括月亮甚至金星。渐渐地,这部分掌握智慧的人开始有了特权。祭礼演化为一种宗教,智者变成了祭司,他们掌握的知识则变成了教义。这一过程绝非偶然,它促成了特定历史阶段中君主制的诞生。

  

作者:[意]托马斯·马卡卡罗 克劳迪奥·M.达达里  来源:中国全民阅读网  发布时间:2018年11月22日